•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创新
    从伤病中浴火重生:三位运动员的手术故事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谁说手术后只剩下沮丧和气馁?这些患者的经历恰恰与之相反,手术经历重燃了他们内心的斗志。

    双髋关节置换手术,双膝置换手术,肋骨固定手术,减肥外科手术……这些手术名称各异,但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和体力去恢复。可如果说,这些手术还有可能释放身体未知的潜力呢?看看以下三个案例,经历手术后的他们,在这个热夏火力全开,挥洒运动活力。


    69岁的自行车越野赛选手
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expand

    基蒂·韦斯顿(kittie weston),69岁,在经历了双髋关节置换手术和双膝置换手术后,参加自行车越野赛

    “我是运动发烧友。青年时期尤其喜欢跑步。28岁那年,我的双膝和髋关节部位都诊断出早发性关节炎。此后,我便开始接触自行车运动。40多岁时,我有一次陪儿子参加自行车越野赛。当我看到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运动中的那一刻,我决定不再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,而是亲身参与这项运动。我立马就喜欢上了它,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59岁时,我获得了世界自行车越野锦标赛的第七名。

    大约七年前,膝盖和髋关节的疼痛加剧,疼起来有时候连走路都很勉强,睡眠质量也受到影响。我担心可能要放弃这项自行车运动。核磁共振的诊断结果也提示,我要把双髋关节和双膝都换了。

    寻找合适的医生和手术疗法花了我不少功夫。在和各个医生沟通的过程中,我一直告诉他们:虽然我63岁了,但还是想在术后尽快恢复并投入到自行车越野赛中。他们给我的答复是,我年纪太大,必须停止参赛。

    但我没有妥协。

    四年前,我终于遇到了一位外科医生,他答应尽全力帮助我尽快恢复,重返自行车赛场。我们一起讨论决定合适的手术方案。2013年12月,我用depuy synthes corail®全髋关节置换系统进行了第一个髋关节置换手术,两个月后进行了第二个髋关节置换手术。第二年的12月,我用depuy synthes attune®全膝关节置换系统在两周内进行了双膝的置换手术。
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expand

    基蒂的参赛照片

    按计划,膝盖手术的六个月后我就要去参加全国自行车越野锦标赛,所以我非常重视康复训练,在合适的范围内尽可能多进行康复训练。令人高兴的是,我的恢复情况非常好。在六月的比赛中,我获得了全国第三。

    我原来一直担心,关节置换手术可能会影响我的训练和比赛。但是最后我发现,手术反而激发了我内心的斗志。在康复训练中我经常这么问自己:对,你的确陷入了低谷,但你就这么放弃了?我只告诉自己:我永远都不会放弃,重要的是如何付诸努力。我立志要重新恢复自己最好的状态,我也做到了。

    我刚满69岁,仍在为下一个世界锦标赛努力训练。人们常常问我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在比赛。答案很简单:因为热爱。并且我还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告诉那些想要加入这项运动的女性:她能做到,我也可以试试!”


    曾重达320磅的马拉松运动员
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expand

    53岁的蒂姆·摩根(tim morgan),曾接受减肥外科手术

    “那是在10年前的一个夜晚,我半夜惊醒,感觉仿佛有一头大象踩在我的胸口。我推了推我的妻子,告诉她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病犯了。之后我的左臂开始发麻,并且恶心犯呕。

    我们匆忙赶到医院,医生告诉我如果再晚来几分钟,我就有生命危险。我的左冠状动脉几乎全堵塞了,这种状况很可能导致严重的心脏病并且有猝死的风险。我不得不植入四个支架,降低心脏病发作的风险,那时我只有44岁。

    那时,我觉得自己还挺健康的。我的体重是240磅,有些超重但不至于肥胖。不过我还患有高血压和二型糖尿病,甘油三酯也超标。所以,我改变了我的饮食习惯,开始做一些运动来减重。

    到了2010年,我的妻子正怀着我们的儿子利维时,我的肚子也和她的一样,越来越大,体重一度飙升到320磅,身体开始时时感到不适和痛苦,我的朋友们也开始称呼我为“大个子”。

    不出意外,2014年年底,高血压等毛病又开始找上我。医生怀疑我心脏的某个位置又发生了堵塞,给我做了个测试。我至今都忘不了那一幕。当时,心脏病医师告诉我,我的右冠状动脉堵塞了99%。他看着我的眼神,仿佛很诧异我还能活着。我告诉自己:好吧,我已经两度徘徊在死亡边缘了,我必须采取一些行动。

    我开始健康饮食,积极锻炼,体重也减到了270磅。但也遭遇了瓶颈期:无论我怎么努力,体重始终不再下降。2015年7月,我和妻子商量是否做一次减肥外科手术。2016年4月,我进行了胃套切除术

    这是我这辈子最棒的决定。

    我见过许多做过这个手术的患者。成功减重的人,往往有着明确的目标,并付诸努力。不那么成功减重的,或许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手术上。我告诉自己,再也不能回到之前体重爆表的日子了。为此,我马上订立了健身目标。我想跑步,术后第二天,我就开始每天走2英里。一周后,我开始每天走4英里。术后两周,我的医生同意,我可以开始跑步了。

    那年7月,我第一次完成了5公里跑,用时34分54秒。我参加了健身房的跑步俱乐部,找了一位教练,开始每周六天的跑步训练。我的目标是能跑完一次半马,但我的教练鼓励我以全马为目标进行训练。那次手术前,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去跑马拉松;但手术后,我发现自己常常一跑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  去年12月,也就是我手术后八个月,我参加了达拉斯马拉松赛。现在,我正为今年的第二次全马努力训练,并在考虑参加铁人三项比赛。我儿子利维今年6岁了,他跟着我完成了几次5公里跑,还说:“爸,我想和你一起跑马拉松!”

    “这次手术让我发现了另一种人生。我开始认识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,我决心要把握好每一天,过好我的人生。“


    经历脑部手术的铁人三项运动员
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expand

    托德•坎菲尔德(todd canfield),46岁,曾接受肋骨固定手术

    “和往常一样,我和约30多名自行车手在圣巴巴拉市一条宁静的乡村公路上骑行。突然,一辆汽车急转弯,冲向了骑行队伍。

    事后我得知,是司机方向打得太急导致车轮陷进了沟里,车辆失控随即撞到了我。整个过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因为刹那间我就被撞飞到了一棵树上。尽管戴着头盔,我的头部仍大出血,身上多处骨折,包括颈椎c3关节,左右锁骨,右肩胛骨。右侧肋骨全部断了,其中三根有两处断裂,还插入肺部。

    那么多肋骨断裂,无法固定,我根本无法呼吸。依靠呼吸机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我的医生决定尝试使用depuy synthes matrixrib™ 肋骨内固定系统的新型手术。手术中,他们通过在我右胸腔内放置小金属片,帮助肋骨复位,从而也解放了我的肺。当他们把金属片放进去时,我终于又能自主呼吸了。

    那场意外发生在四年前。脑部的伤势导致任何进一步的受伤都可能带来极大的风险,我不得不停止骑行长达一年,并开始跑步。我浑身疼痛,跑步并不容易,全凭着一股决心。我咬牙坚持,就是要锻炼好身体,早日骑上自行车。

    分享

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,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!

    expand

    todd冲过铁人三项终点线的瞬间

    时隔一年后,我终于再次骑上了自行车。一开始心里不免有些紧张,汽车在我身后行驶时,我仍会本能地紧张。尽管如此,我仍坚持骑行。

    在那次事故之前,我从没有参加过比赛。但现在,我的骑行速度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快。一方面是我成功减重30磅。受伤前我的体重是205磅,在医院的六周内我依靠喂食管进食,出院时体重175磅,自那以后我都保持这个体重。另一方面,那次事故某种程度上激发了我的进取心。我一直喜爱竞赛,那次事故更是给进取心带来了新的内涵,而跑步和骑行,是我排解不良情绪的途径。

    最终我想证明自己,我能重新投身到热爱的事物中去,而且我做到了!”

    http://daiannany.comhttp://wacoalny.comhttp://firefoxbar.comhttp://dprkcba.orghttp://meiseeny.com